<p id="hrrhx"></p><track id="hrrhx"></track>

    <video id="hrrhx"><ol id="hrrhx"><ins id="hrrhx"></ins></ol></video>

    <sub id="hrrhx"><strike id="hrrhx"></strike></sub>

    <dfn id="hrrhx"><progress id="hrrhx"><cite id="hrrhx"></cite></progress></dfn>

      <progress id="hrrhx"></progress>
      <p id="hrrhx"><address id="hrrhx"><form id="hrrhx"></form></address></p>

        <noframes id="hrrhx">

        您的位置:首頁 > 醫藥代理醫藥代理

        醫藥品種代理:藥價中的政策深思 降價應否一視同仁?

        醫藥招商加盟網2020-09-18 14:58:13人已圍觀

          3156醫藥網訊,近年醫改宣傳中總是將控制藥價成果顯著放在首位,而各地醫改報醫藥品種代理告中,很多省市整體醫療費用和人均醫療費用仍在上升,并未因藥改成果顯著帶來民眾醫療費用顯著下降。

          政策的另一面警思

          飽受爭議的二次議價實行地區,企業讓利至少20%~30%,一些醫療機構并未取消加成,一只手拿著15%的加成,另一只手再拿走企業高額讓利,本該堅守公益性的醫療機構就徹底成了逐利機構,如果再借機上調醫事服務費、診療費等各項醫療費用,民眾和藥企兩頭挨宰,醫療機構這個會哭的孩子還會繼續伸手和國家要補助,這樣的政策設計與實施不得不引人深思。

          即使是取消加成的地區,二次議價讓利幅度遠遠高于醫藥加成,政府高額補貼,醫療費用全面上漲,同樣讓人不得不質疑。全國樣板地區三明縣級醫院醫改后五六千元的次均費用、基層衛生院次均三四百元的藥費仍高得令人咋舌。當藥費大幅縮水,民眾的醫療費用支出并沒有顯著改觀,醫療支出仍在持續上漲。三明藥占比已降至30%醫藥品種代理以下,以縣級醫院為例,人均五六千元的費用中藥費僅占1/4,醫改目標是降低藥費,消滅藥企,還是真正有效降低民眾看病費用,提升滿意度?

          當洛賽克意外地成為三明醫院控費的代表性案例時,其實三明在福建市場占比很小,貴族藥的消費未必能有多高的份額。用來對比的單獨定價產品和仿制藥價格是否同一時期,還是穿越了不同年代仍需嚴謹。但更需深思的是,國家在制定單獨定價等特殊定價時的產品定價依據與享受特殊定價的時限是否真正科學和完善,單獨定價產品與仿制產品是否應有如此大的天壤之別,是否該終生坐享其成?

          降價應否一視同仁?

          另一個關注焦點則是,國家基藥目錄中同樣活躍著眾多單獨定價產品和貴族藥的身影,幾十元、上百元、數百元的產品絲毫不鮮見。以往基藥不分層次,全國最低價聯動,將大手筆投入運作基藥目錄的眾多外企和品牌企業殺得人仰馬翻,而今政策允許科學分組,也意味著這類產品在原本以低價產品為主的基藥市場中重又東山再起,也必然消耗更多的醫保開支。福建一貫的比拼產品降幅而非產品直接價格的議價規則更是令人啼笑皆非。低價產品已經降得山窮醫藥品種代理水盡,又如何拼得過白富美們的豐腴妖嬈?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掛網規則究竟是淘汰低價還是鼓勵促進降價,實在成了心知肚明的彎彎繞。

          抗生素用藥同樣如此,非限制類產品中本是小品類的抗真菌產品近千元的就占了好幾個,比例超常,用藥既未遵循產品由低到高,價格由廉到貴的原則,前提條件依然是這些企業更有資金實力對專家進行全方面公關進得目錄,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一些常用產品全線被砍,其結果依然是民眾超前消費貴族藥,小病大處方,民眾、國家雙雙損失。

          如果我們真的想控制藥費,是否應對產品分門別類,部分嚴加保護,更多產品卻遭到了無情甚至無辜嚴打?如果我們真的想控制醫藥費用,是否應對醫和藥區別對待,對醫寬容,百依百順;對藥嚴苛,把醫療機構的用藥問題連同養醫療機構的責任一股腦完全推給了藥企。

          降價60%,什么概念?

          浙江近日更是拋出了新的眼球論,藥價平均降低60%,令業界嘩然。浙江近5年未招標,即使是殺價成風的寧波降幅40%~50%,溫州、紹興、義烏降價30%~40%更為普遍,全省降價60%從何而來?如以過往零售價對比,有醫藥品種代理其可能。但零售價歷來就不是產品的真實售價。

          中標價降低60%,對普藥和半普藥類產品有其可能,其他地區一年半到兩年一招標,同質化產品往往兩三輪標價格就已降得一塌糊涂。但也正是一輪又一輪的壓低價格,導致大量低價產品快速消失和滅絕,換之以價格更高的替代產品。待這些產品以低價藥的身份重新出現時已比過往價格上漲了30%,甚至300%以上。降價究竟是讓民眾用上了低價藥還是將低價藥淘汰出局值得思量。

          藥品銷售價格降低60%有無可能?過于水分的一些產品有其可能,但僅僅是極少數,多數產品完全沒有可能。產品價格逐漸下降有其自然的規律性,未必就是虛高,當然也有政策和競爭使然。但新品前期背負著研發、GMP、營銷等各項沉重的待攤成本,價格不可能過低,那樣直接導致企業經營倒掛,等產品有一定銷量后,規模化成本自然降低。

          新品研發費用數百萬、上千萬元,GMP投醫藥品種代理入數千萬、過億元,企業產品一支沒賣,這些成本也要先行支出。僅稅收和物流成本這樣的非主流成本即已占到藥品成本的20%~30%,更未覆及生產成本、研發費用、營銷費用、GMP投入、財務費用等核心成本。這樣奪人眼球但極其不嚴謹的提法直接導致藥企和整個制藥行業被公眾和政府曲解,直接妖魔化。

          醫藥本是共興共榮的上下游產業,相互托舉,相互依賴,醫與藥的關系是否應衍變為今天的相煎何急,甲推脫乙?還是各自修身,共同配合?本是行業管家和領路人的政府是否也應秉持愛護行業和企業、支持醫藥行業和企業發展的初心,像傾聽醫療機構對醫改的心聲一樣,聽一聽企業和市場對藥改的心聲。真正從市場和民眾需求出發,從行業經營規律和實際運營成本出發,將醫與藥各自的責任歸位,共同圍剿醫療費用飆升這匹野馬,有效減輕國家和民眾的負擔,會比單純圍剿藥價更切中本質,眾望所歸。更多醫藥行業資訊,請繼續關注3156醫藥網。

          本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網站客服。

        很贊哦! ()

        相關文章

        隨機圖文

        japanese20matare成熟30,国精品产露脸偷拍视频,暖暖视频免费观看视频,高清欧美日本tⅴ